苏州毛线批发联盟

上周末加着周一的密集程度一定不是粗针毛衣.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周末加周一的事件密集程度一定不是粗针毛衣。这话放在其他时候可能说早了,但对于平平淡淡的假期来说,算是忙碌充实。

上周六的时间被妹妹的六点半起床拉得很长。

睡了假期第一个午觉,然后洗头出门找一介。

一介真难找,足足找了一个小时。一家比我想象的小店还要小很多的小店,在一所小学的对面不明不暗地呼吸着,踏进它的每一步都是慢的,有太多值得留心了。店员姐姐也没有着急着让我们点餐,“先逛逛我们的小展吧”。说是小展,一点都没有谦虚的成分,展品都是小小个,较紧密的排布在一起,这样的布局和磁场在某种意义上给了我一种降压感,比起富丽堂皇正儿八经的展厅,一介的“不专业”让我的“不专业”显得不那么心虚,更有利于我用平和的态度来欣赏作品。


“不留心,看不见”


晚餐是两场:红墙巷这边的查渣面和红墙巷那边的大碗面。

去到了u37,在与她livehouse看大象先生的演出。头一天突然决定的,去听听妈妈画画老师的live,没抱多大期待,出发点纯粹是为了周六放松。选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,抱了“不好听就找个机会溜”,结果没想到。

没想到可以被一个30多岁的叔叔感动。

作为一个老年愤青,他还可以在多数人觉得该成家立业后安顿的日子里燥起来。他的燥在骨子里,虽然表面看上去是一个很温顺的人,妈妈讲,前段时间他在群里说涨学费的事情,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不好意思,感觉破坏了“文艺青年的不谈钱”的清高(她猜的)。他一直在重复,“在路上”,说了十多遍,说了十多遍啊,他不看观众,始终盯着墙的一点,直到穿透这个墙到达开阔的土地深邃的大海和无垠的天空。我一直相信,当一个人有表达欲,他会尽全力去护他的声音周全,即使有妥协,我很乐意不管那些妥协,以最空的容器来接纳他人的表达。

周天煲猪蹄汤,胡了。加热猪蹄汤,汤溢出来了。出门买面包,电饭煲插头忘扯了。wifi扯下来重启了,出门前忘归位了。周一,短路的插头导致全家断电。

还有梦,不安分又极其真实的梦,居然做了两次,还是上下两集。乱七八糟,烦心,伤心。

和刘阿姨谈论一下读研的事情,说来说去没定下来的还是我的意愿我的心。和其它事情一样。思绪从四面八方涌来,但是在我即将聚焦看清楚的时候又散开了,散开的时候像是一屁股瘫倒在懒人沙发上,周边的枕头跟着抖动,慢慢的,凹陷或复原到平衡。

接下来是半加密的话了:

又是楼梯。

大水淹了楼梯。

冬天仿佛需要上气不接下气的供暖,

妹妹因为牵我的时候被静电电着了,

一个小时都不敢牵我,

我也不敢牵她。

跳匝是线路的自我保护,

现代的清晰的电路设计帮助找准问题所在,

人为什么不能有闸呢?

这样我就晓得我的毛病在哪儿了。

我其实知道毛病在哪儿,

但我每次都很照顾自己。

孙燕姿又唱对了。

我想...

我想的太多了

我不想的更多。

我可能是跳闸了,

那就让我关一会儿。

我想做个好娃娃,

但是我有刀





举报 | 1楼 回复